客服专区

客服QQ:3435055502
客服传真:0755-86368269
客服邮箱:kefu@zqgame.com
投诉邮箱:tousu@zqgame.com

健康游戏

注意自我保护  |  谨防受骗上当
适度游戏益脑  |  沉迷游戏伤身

>  防沉迷系统指南  >  实名信息补填
>  防沉迷信息补填  >  家长监护工程

新闻中心 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

今夜我迷失了爱情

2007年06月27日 17:32:10 发布
轻舞霓裳遮红面,一芳争艳。
珠叠新翠步轻敛,鬟似云染。
暮色微绚歌声慢,衫掩灯暗。
默移残盏头轻点,轻抚笑魇。


这是一个怯懦的世界,容不得恋爱……
她走了,去寻找她的理想,她的前程
谁说两个恋人只要有了爱情之树的种子就可以幸福一世;
谁说只要有你,我什么都可以舍弃;
是谁在说海枯石烂……

我把我们一起舍命从天上里偷来的爱情之树的种子,种在了幽明沼泽。
因为我不再相信,相爱的人能在一起……
我化成了死水的一个幽魂,终日与猛鬼炎魔为伴,冷冷得看着世间的争斗杀戮,守着你临走留下的那句话,守着我一个人的地老天荒……

我的爱情之树在死水发芽,长大,开花,但从来不结果,原来没有爱情的爱情树,是可以存活的,只是不会结果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我终日盘旋在树的周围,我没有爱情,只能。。从天上偷来的爱情之水灌溉它,树活了,我的心却枯萎了……
我还记得在络绎铁匠处,你爱升衣服,总爱叫我陪着你,每次还与我打赌,升成一次欠你一个吻,一共欠你101个的时候,你突然说要走……
还记得七星崖的桃花那么美,与你赛马赏花……
  还记得与你躲过敌国守卫,去偷传说中的爱情之树……
忘不了,忘不了……
  突然嘶鸣,
  是月亮太圆
  是风声太乱
  是你太遥远……

从他们的口中你陆陆续续知道,我已经是一个王,纵横热荒沙漠,邯郸之城,占领了络绎了,是天下第一了,渐渐,后来的人告诉我,她为了一个男人,放弃了一切了。。。。
  她到底如何?她到底如何,秋水,你一切都还好吗?还有那个男人是谁?太多太多的疑问,太多太多的牵**……

远处又传来叫嚣声,看来又是两个不同国家的寻宝者在半路上相逢,又厮杀起来,我静静得旁观,等着哪个冤死鬼过来做我的花肥。
终于有人跌跌撞撞得闯入了我的领地,是她,是她,多少年来我恨的痛的爱的人, “秋水!”我颤声叫到,但是我听到的是一声可怖的嘶鸣,我才记得,我已经是一个幽魂了,不再是我了。
我的叫声引起了附近其他幽魂的哀鸣,顿时整个死水都沸腾起来,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,叫声吓退了追杀他的那帮凶徒,他们仓惶而逃,他们知道,一旦叫声惊动魔王的守护者--杀戮者。他们是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。
他背着在我们的爱情之树,怀里搂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子,举着随后警备得巡视周围,又是他!浪子!这个可恨的桃花妖,跟我纠缠了三生三世,居然又让她找到了秋水!
她看来是不行了,“浪子,我快死了,像真的人一样恨……爱……最后是死,没有什么不一样的……真好……是不是?我虽然是一朵桃花,但是我做人做的很漂亮吧?”

那桃花妖化成朵朵花瓣飘洒在空中,落在了爱情之树上,落在秋水身上,落在死水的淤泥中,整个死水似乎被这粉红色点亮了,我的爱情之树也仿佛开满了粉色的桃花。“不,不!那是我们的爱情之树,那是我的爱情,那是我秋水,为什么你死了?*窗哉嘉业亩鳎 蔽曳杩竦贸迳先ィプ】罩衅涞幕ò辏莺莸贸端椋プ〕端椋プ〕端椤墒窃趺匆沧ゲ煌辏趺匆渤恫煌辍?
“滚开,脏东西!”我被浪子的批空推出几丈远,他像一头狂暴的狮子,红着眼睛瞪着我,然后仰天长哮,我第一次看见他流泪了,他伤心了,我心里突然有点高兴……
“秋水,是我啊,难道你真的忘记了吗?”我的呼喊已经变成了哀鸣,她听不到也听不懂,在他的眼中,我看到了自己,几百年的守侯,原来我已经面目全非,形容枯槁,满头白发,眼睛因为绝望而变得血红,残破的衣服**了一具骷髅上——我不再是那个雄霸江湖的帝王,我只是一个幽魂,一个脏东西,在他眼里,仅此而已。

    我一直以为百年的等待能换回重逢的一天;我一直以为所有的付出他日终会天可怜见;我一直以为,一直以为……
原来我是个失败者,一个自以为胜利的失败者,我的爱人,守了几百年的爱人,她不爱我……
死水熊熊燃烧起来,天上的流星火雨将终年不见阳光的死水照得通彻,我终于看见,原来我的爱情之树的花是黑色的,树在燃烧,花瓣在燃烧。。。。。
火一点点吞噬着我的躯体,埋葬了七星圣地,埋葬了我的爱情之树,埋葬了我的爱情,埋葬了我早已腐朽的躯壳,埋葬了我百年的孤独……
这是一片爱的废墟……
    今夜我迷失了爱情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帝王之尊